主页 > 新闻中心 >

华北制药集采断供后机遇变危机?被判“严重”失信 山东中止其3年布洛芬挂网资格

  )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中止华北制药断供产品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挂网资格,并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山东省组织的药品集采的申报资格。

  也就是说,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内将难以进入山东省的公立医疗机构,并且在9个月内不能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采和山东省组织药品集采。

  对此,医疗战略咨询公司Latitude Health创始人赵衡告诉《华夏时报》记者,失去这部分公立医疗机构市场,意味着华北制药未来业绩将大受影响。

  继国家组织药品联合采购办公室(下称联采办)对华北制药“断供”处罚后,山东省最新处罚来了。9月12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将华北制药失信等级评定为“严重”,中止华北制药断供产品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挂网资格,并取消该企业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山东省组织的药品集采的申报资格。

  根据国家医保局2020年底发布的《医药价格和招采信用评价的操作规范》,药企失信分为一般、中等、严重、特别严重四个等级。严重失信会被限制或中止涉案药品、耗材的挂网。中止华北制药布洛芬缓释胶囊3年挂网资格,意味着该药3年内不能进入山东省的公立医疗机构,这对华北制药而言是一个不小的损失。

  华北制药是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采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但是该企业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于是2021年8月11日提出放弃中选资格。

  8月20日,联采办发布公告,决定将华北制药列入“违规名单”,取消公司9个月内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并且,联采办公开表示,截至目前,国家组织药品集中带量采购已开展5批,而华北制药在协议规定的约定采购量内出现违约现象,是国家组织药品集采以来的首次。

  对于一家以化药生产和销售为主的企业而言,由于可替代产品较多和公立医药销售份额较大等原因,失去集采资格就意味着失去市场份额。赵衡告诉本报记者,华北制药失去参加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这9个月的国家组织集采和山东省组织集采,未来业绩将大受影响。

  如今,此次断供事件并未结束,联采办表示将密切关注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其他6省份的供应情况,如再次出现供应问题,有关省份也将及时启动处置措施。

  布洛芬缓释胶囊共有4家中选企业,其中华北制药的中选价格最高,为8.04元每盒(30粒)。集采前,华北制药的布洛芬缓释胶囊在天津、山西、青海等部分省市的医药集中采购平台上销售价与中选价接近。联采办给华北制药算了一笔账,2020年华北制药该药销售额仅有50余万元。集采后,采用“量价挂钩”的方式,华北制药以中选价在山东等7省市供应7975万粒,一年销售额可超2000万元。

  这本该是拓展市场的好机会,而华北制药却因为“产能不足、相关单位未引起重视”等原因未能尽责履约,让机会变成了“当头棒”。

  其实,华北制药一直在试图转型。华北制药历史悠久,其前身华北制药厂是中国“一五”计划期间的重点建设工程。华北制药厂的建成,结束了我国青霉素、链霉素依赖进口的历史。因此,抗生素在华北制药的产品结构中占据重要地位。

  当年,抗生素属于我国的“卡脖子”技术,1g青霉素的价格贵比黄金。但是随着全球抗生素产业进入成熟期,行业增速放缓。在全球“限抗”以及中国“限抗令”等的政策引导下,我国抗生素市场受到较大冲击,国内的抗生素需求量也在下降。

  2011年,我国出台了被媒体称为“史上最严”限抗令,让众多抗生素生产企业进入“寒冬”。2011年和2012年,华北制药归母净利润分别下降48.41%、87.15%。而华北制药从2011年前,就开始了主营业务从以抗感染为主,向“抗感染、抗肿瘤、心脑血管和免疫调节”四个方向的转型。

  但是截至2020年,此次转型并未取得显著效果。数据显示,2020年华北制药抗感染类产品的营收是55.15亿元,接近总营收的一半,而该药品原材料价格不断上涨,进一步压缩了企业利润。2020年,抗生素类产品的毛利率仅38.74%。2018年-2020年,华北制药抗感染类产品的毛利率分别为39.55% 、40.56%、38.74%。

  今年8月,华北制药披露了2021年半年报,归母净利润仅有100.5万元。数据显示,今年上半年华北制药实现营收55.83亿元,同比下降5.65%,归母净利润100.5万元,同比下降99.16%;扣非净利润为亏损0.30亿元,同比下降406%。记者就业绩下滑等问题联系华北制药董秘办,截至发稿未收到回复。

  自2016年起,华北制药五年内四度换帅,而今年更是遭遇集采断供、取消挂网和集采资格等黑天鹅事件,这令上半年归母净利润仅有100.51万元的华北制药雪上加霜。赵衡认为,限抗令后行业洗牌,但是华北制药没有跟上市场需求,而未来华北制药如何发展主要取决于管理层的战略转型能力。

球网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