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锐参考 古巴生物制药成“黑马”让美国科学家也“刮目相看”——(组图)

  参考消息驻哈瓦那记者马桂花7月6日报道凯尔文·李是美国纽约州罗斯韦尔·帕克癌症研究所免疫学部主席。6年前,一个很偶然的机会,研究所接到来美国探亲的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女科学家希塞拉·冈萨雷斯的一个电话,说想来研究所做一个讲座。就是这个讲座及后来的亲眼所见,让美国科学家对古巴开始另眼相看。

  “当时我们根本没听说过古巴的肺癌疫苗。在美国,我们以为古巴不可能有先进的生物技术。”凯尔文·李对本报记者如是说。

  结果冈萨雷斯给罗斯韦尔·帕克癌症研究所做了一个“非同寻常的讲座”。经她邀请,美国科学家2015年来到古巴,亲眼看到了所有了不起的科学成就,意识到分子免疫学中心有其他地方从未研发过的有着极大潜力的科学应用。

  凯尔文·李提到的肺癌疫苗是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研发并于2008年注册的一种能改善肺癌病人生活质量的独特药物,它强化了人体自身的免疫系统抵御肺癌细胞的能力,让化学疗法有时间产生反应。目前古巴国民医疗体系及另外四个国家在使用这种药物。

  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副主任爱德华多·奥西托介绍说,该疫苗的研发穷尽了中心第一代科学家的知识。它主要由表皮生长因子(EGF)和另一种蛋白质P64K构成。古巴科学家意识到在肿瘤演变过程中,EGF分子起了非常重要的作用,他们以此为假设,想到应发明一种能产生抗衡EGF的免疫反应的独特蛋白质,防止癌细胞生长扩大。

  古巴国民医疗体系自2012年首次使用该疫苗。奥西托说:“疫苗在古巴、哥伦比亚、秘鲁、巴拉圭、波黑等国家已经进行了广泛的临床试验,是经过证明的肺癌治疗方法。”目前,该中心在欧洲和亚洲几个国家进行跨国的第三阶段临床试验。

  今年1月,美国罗斯韦尔·帕克癌症研究所与古巴合作让该疫苗在美国开始临床试验,一旦临床通过,就可以得到美国食品和药物管理局(FDA)批准在美国市场使用。凯尔文·李说:“我们对古巴的肺癌疫苗印象深刻。它有其他地方疫苗中所没有的一些独特特性。”

  根据至今仍然生效的奥巴马政府时期的规定,古巴药物和生物技术产品一旦获得FDA的许可便能在美国销售。这对2014年古美关系正常化以前一直被美国禁止的古巴药业来说无疑是开放了一个全新的市场。

  尽管类似肺癌疫苗一类的古巴创新药品在外界看来是出人意料的“黑马”,但对古巴这个自革命胜利后一直致力于探索全民免费医疗的国家而言也并非意外。事实上,在生物技术领域,古巴的步伐并未落后于那些经济发达的国家。

  30多年前,古巴革命领袖菲德尔·卡斯特罗以其独特的远见,引领这个加勒比岛国启动了一个成功的医学项目,古巴自此走上了一条对任何发展中国家来说都堪称前途未卜的征途。

  上世纪70年代末期,古巴政府派出知名科学家前往东欧和美国的研究机构学习新兴的生物技术领域,其目的是等他们学成归国可以利用生物技术和基因工程的基本技巧研发富有影响的产品,造福全岛民众。80年代早期出现的登革热促使古巴研发能阻止潜在病毒的Interferon,这是生物技术在这个国家开始崭露头角。

  经过最初尝试后,1986年古巴生物技术领域的主要机构——基因工程与生物技术中心创立,中心拥有从最初研究到产品生产及新特药商业化的完整流程,从事研究、开发知识产权或专利、将实验室研究结果转化为先导试验直至大规模生产药物供出口。

  虽然中心设立的初衷是进行前沿研究,但卡斯特罗的预想更为宏大,他敦促科学家对中心研发的药物进行大规模生产,供古巴国民医疗系统使用。

  于是,在最初几年生产古巴研制的Interferon之后,基因工程与生物技术中心开始全力投入预防各种传染性疾病的疫苗研究。1990年开发的乙型肝炎重组疫苗,让乙肝在古巴几乎消灭。数年后,其他疫苗的生产仍在继续,特别是一种名为Heberpenta的疫苗,这种单剂疫苗可以抵御白喉、破伤风、百日咳、乙肝及B型流感等疾病。

  与此同时,古巴还扩充了通过各种技术生产药品的研究和医疗中心。创立于1994年的分子免疫学中心就是一例,中心创立之初就是为了研发各种医用单克隆抗体技术。

  该中心副主任爱德华多·奥西托介绍说,中心的第一个产品是为肾移植病人开发的单克隆抗体,防止病人对新器官产生抗体。20多年的科研让分子免疫学中心研发了多种单克隆抗体、有影响的药物及针对某些癌症的疫苗。

  上世纪90年代晚期,积累了数年经验之后,古巴政府启动了一个出口生物技术产品的新战略,这一远见为古巴带来了重要的经济效益。据介绍,生物技术产业每年为古巴经济带来5亿多美元的收入,去年仅基因工程与生物技术中心一家出口收入就有1亿多美元。此外,分子免疫学中心在30多个国家销售五种主要药物,在100多个国家拥有产品专利。

  奥西托说,卡斯特罗当年的愿望就是让生物技术不仅成为健康的希望,也是古巴的重要收入来源。如今该产业给古巴带来的收入印证了这位领袖的远见。

  美国科学家凯尔文·李分析说:“古巴医生和科学家是世界上最聪明最具创新精神的一群,由于经济上的局限他们不得不对他们想做的事思考周密细致,这是古巴科学家表现出的奇妙的凭理智行事的技能。”

  如今古巴科学家已开始面向未来寻找研发独特创新药物的新途径,抗老年痴呆药物、皮肤癌、霍乱、艾滋病疫苗的研发都在紧锣密鼓地进行。

  中国和古巴在生物技术领域已有20多年的合作。目前古巴正在海外寻找商业合作伙伴,希望它们能分担研发新生物技术产品的风险。据悉,中国科技界和商界对与古巴生物技术企业签署合作协议兴趣很高,两国很快会就此成立一个管理委员会。

  古巴分子免疫学中心目前与中国商业公司有重要合作,生产治疗头颈癌的单克隆抗体、肺癌疫苗、治疗银屑病和乳腺癌的抗体等供在中国进行临床试验。另有一些中国公司对与分子免疫学中心合作表示兴趣,但目前仍处于谈判阶段。

  而古巴基因工程与生物技术中心早在2003年即与中国联手创立中古合资生物制药企业,生产一些疫苗在中国及其他亚洲国家销售。

  基因工程与生物技术中心政府战略计划负责人、研究员曼努埃尔·拉伊赛斯表示,古巴与中国建立医学合作是一个小国与大国在互利基础上进行的务实合作,将会成为两国成功合作的样板。返回搜狐,查看更多

球网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