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鲁南制药人心中的丰碑

  本报在8月13日,曾以《用沂蒙精神做“良心药”》为题,报道了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原董事长兼总经理赵志全。赵志全罹患癌症12年来,以钢铁般的意志、强烈的社会责任感,只争朝夕带领企业实现跨越发展,鞠躬尽瘁、死而后已的先进事迹,在社会引起强烈反响。近日,《经济日报》记者再次走进鲁南制药集团公司,感受员工们对赵志全离世的深深遗憾之情。在他们发自内心的叹息中,一名员的高尚形象跃然而出。

  “假如在您生命的最后日子里我再努力一些,假如您特批我休假的那一个月我能坚守在实验室,您就不会带着深深的遗憾去了……”在赵志全的灵柩前,鲁南制药集团生物药物研究所项目主管赵丽丽泣不成声。

  2004年,赵丽丽的丈夫刘忠从南开大学博士毕业后,被求贤若渴的赵志全请到了鲁南制药。如师、如友、如父的赵志全关怀备至,刘忠不仅自己留下了,还把已获得美国埃默里大学工作邀请并有机会获得美国绿卡的妻子赵丽丽也动员到了鲁南制药。赵丽丽来鲁南制药的当年,赵志全就拿出上亿元为她成立了生物催化实验室。

  “一个民营企业家拿出上亿元资金,支持一个初出茅庐的学生,这需要承担多大的风险?这需要何等的胸怀?这里有我实现梦想的舞台,但更有懂我的伯乐!”回想当初,赵丽丽无怨无悔。

  很快,赵丽丽就着手进行投资高达2亿元的重组甘精胰岛素项目的研发。对于这个项目,赵志全寄予厚望:“这是公司第一个生物制品项目,它承载了我们鲁南制药的梦想和希望,无论投入多大,无论需要多长时间,我都会全力以赴地支持你们!我相信你们肯定能行!”

  有一段时间,赵丽丽总感觉思路不畅,科研项目原地打转。赵志全闻讯后哈哈一笑:“搞重大科研,就是要有打持久战的准备!这样吧,给你一个月的假期,出去好好放松放松。”以前,赵志全经常打电话询问项目进展情况,但在赵丽丽休假的那段时间里,却没有给她打过一个电话。没多久,科研难题顺利解决,赵志全得知后,笑得像孩子一样灿烂:“我就说嘛,你肯定行!”

  就在赵志全去世后的一个月,国家财政部公布了2014年国家12个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专项资助名单,鲁南制药的重组甘精胰岛素项目名列其中,这预示着产品批量上市出现曙光。获知这个消息时,赵丽丽禁不住潸然泪下:“赵总,您要是在世时得知这个喜讯该多好啊!这个项目,您等了十年,盼了十年!可为什么没能再多等一个月?假如我不休那一个月,唉!……”每当忆及此,赵丽丽便悔恨交织。

  “其实,我每一天都过得很艰难。”这是赵志全留给家人遗书中的一句线年的他,独自忍受着病痛的折磨。“企业再难也不能让科研作难,只有强化科技创新,企业的发展才会有不竭动力。”这是赵志全生前挂在嘴边的一句话。在鲁南制药,科研领域是一个“特区”,待遇最高的是科研人员,设施最好的是科研中心,科研经费几乎没有上限。如今,这家地处沂蒙山腹地的企业拥有了一支由20多名博士、800多名硕士组成的科研团队,整体科技创新实力在全国同行业名列前茅。

  2015年11月,在玉带山赵志全的墓前,来自印度鲁宾公司的蒋开明眼里噙满泪水,献上一束鲜花,喃喃自语道:“你是我不曾谋面的良师益友,输给你这样的对手,不丢人!”

  此次,蒋开明带领公司高管一行,是专程来鲁南制药新时代药业公司商谈合作事宜的。当他意外得知赵志全已经去世一周年时追悔莫及:“20年来,我一直想拜访这个曾经打败我的人,可是……”

  多年前,蒋开明加盟以生产治疗慢性心血管疾病的特效药——“异乐定”为主的德国许瓦兹制药公司。正当“异乐定”在中国医药市场一路摧城拔寨、高奏凯歌之时,1994年,蒋开明发现鲁南制药的同类型产品“欣康”在市场上表现不俗,价格却仅为“异乐定”的四分之一。蒋开明立即把这一消息上报给德国人,很快,一家权威的市场调研公司来中国对“欣康”进行全面调研,最终得出结论:鲁南制药跟许瓦兹根本不在一个重量级上,“异乐定”肯定在中国市场“笑到最后”。

  但是,从1996年起,“异乐定”的市场份额逐渐萎缩,而不被看好的“欣康”正攻城略地、势不可挡。一个德国高科技企业眼瞅着要败在沂蒙山区的一帮泥腿子手里,情急之下,蒋开明采取他屡试不爽的手法:高薪挖鲁南制药优秀业务员。然而,面对高出鲁南制药5倍多的薪水,那些憨厚的沂蒙汉子却一个个不为所动:“让我们背叛企业,背叛赵总,除非太阳从西边出来。”没多久,曾经占据中国市场接近80%份额的“异乐定”,淡出中国消费者的视野。

  败走麦城后,蒋开明又加盟到印度鲁宾公司。后来,鲁宾要在中国寻求战略合作伙伴,他首先想到了鲁南制药:“赵志全带出的队伍让我见识到,什么叫员工忠诚,什么是领导人格魅力。可是,再没机会当面请教,是我终生的憾事!”

  在医药界,鲁南制药的员工被看作炙手可热的“香饽饽”。有一年,一家制药企业费尽心机获取了鲁南制药400多位科研人员的联系方式,苦口婆心地分别打去电话,想要高薪聘请。最后,没有一个人离开。有家企业以十倍多的年薪多次力邀鲁南制药的一位副总,他却一次次婉谢:“我不能对不起赵总,对不起鲁南制药。”

  临终前,赵志全留下一份人事任命建议书,这或许能解读员工为何留恋这块热土。建议书里,公司董事会、高层、中层人员名单中,都没有他妻子、女儿的名字。根据赵志全的遗愿,接替他带领公司继续前行的,是长期负责科研工作的副总经理张贵民。这就意味着,赵志全把自己承包经营了27年,从一个濒临破产的小厂发展为拥有60亿元净资产、年利税8亿元的企业,交给了与自己毫无亲属关系的人。“公生明,廉生威”。赵志全的一身正气、一颗公心,换取的是职工誓与企业共兴衰的忠诚。

  在赵志全追悼会现场,五十一车间的辅助工魏艳终于说出了那句闷在心底多年的话:“赵总,谢谢您!”

  1999年,魏艳所在的沂蒙中药厂破产,为了生计,她摆过地摊,做过零工。赵志全了解到中药厂下岗职工生活困难后,将他们一个不落地接收过来。来到鲁南制药,魏艳等人过上了衣食无忧的生活。可是2009年,她公公、婆婆双双身患重病,欠下一屁股债。屋漏偏遭连阴雨,恰在此时,她的丈夫陈昌发又下了岗。为了挣钱还债,陈昌发白天四处打工,晚上还要去货场干装卸工,身体眼看要垮了。魏艳含着热泪给赵志全写了一封信,恳请能让她的丈夫进公司工作。在了解了事情原委后,赵志全批准了她的申请。更让她欢天喜地的是,魏艳一家三代人从50平方米的蜗居,搬到了公司为职工建设的110平方米的精装修新房。

  “恩人,大恩人啊!”这句在魏艳心底呼喊了多少次的话,她多想当面说给赵志全听。可每当在路上遇到赵志全,生性腼腆的魏艳就打了“退堂鼓”,怎么也迈不开腿、张不开嘴。

  “造福社会,为员工创造美好生活”这句写在鲁南制药厂区的标语,是赵志全27年来为之奋斗的座右铭。他先后投入8亿元建设了3000多套职工住房;投资5000多万元建设了两座现代化的省级规范化幼儿园;投资2亿元建设了游泳馆、体育馆等文体场所和设施。对于这些投入,公司管理层也曾有不同意见,赵志全说:“来咱企业的大学生,大都是从农村出来的孩子,家境都不富裕。就眼下的房价,一个刚毕业的大学生,买一套房子不吃不喝也得20年啊,这么大的生存压力,你让他们怎么能安心工作?建设文体设施,是让年轻人闲暇时间少上网,多参加文体活动,没有好身体,什么都干不了。没有舞台扎不下根,没有歌声留不住心。”在弥留之际,他仍然惦记着给公司的员工们再涨一次工资,批示了企业分配制度改革方案。他把职工的冷暖时刻挂在心上,而他自己,一辆普通桑塔纳跑了60多万公里,6次放弃分房机会,一间40平方米的房子住了20多年。

  “他甘做孺子牛,辛勤耕耘,直至生命的最后一刻;他甘做蜡烛,生命燃尽,仍不忘照亮他人。他的高风亮节为我们树立了做人、做事、创业的楷模,留下了无尽的宝贵精神财富,值得我们永远学习。”鲁南制药集团董事长、党委书记、总经理张贵民说。

  免责声明:中国网财经转载此文目的在于传递更多信息,不代表本网的观点和立场。文章内容仅供参考,不构成投资建议。投资者据此操作,风险自担。

  “新三板+H”模式落地为资本市场对外开放揭开新篇章,为提升新三板市场管理水平和能力带来机遇。

  港交所与股转的合作可参考沪港通、深港通的模式,预计今年6月7月将出现首批合资格三板企业上市。

球网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