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大批药品撤网知名药企集采断供上“热搜”

  第三批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品种布洛芬缓释胶囊的中选企业华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在山东省未能按协议供应约定采购量,经相关部门多次约谈协商,供应情况仍未改善。华北制药被列入“违规名单”,取消自2021年8月11日至2022年5月10日参与国家组织药品集中采购活动的申报资格。

  8月11日,华北制药提出放弃中选资格。8月19日,山东省公共资源交易中心发布公告称,珠海润都作为替补企业,为山东省供应布洛芬缓释胶囊。

  从公开资料来看,国采已经进行了五批,华北制药是首个因为断供而被处罚的。但是,因成本上涨、生产线改造、停产等多种原因无法保障供应而退出采购平台的药品却不在少数。

  8月20日,在华北制药被列入“违规名单”的同一天,山西省药械集中竞价采购网发布了关于部分企业申请撤销平台挂网采购资格的通知,涉及57家药企112个药品品规。其实,今年山西省已经发布过多次撤销挂网通知,8月3日,撤网通知涉及12家药企23个品规;6月1日,17家药企21个药品品规申请撤网,涉及诺华及子公司山德士、阿斯利康、制药网第一三共等外资企业。

  8月18日,黑龙江省药品集中采购网也发布《关于部分药品退出省采购平台的通知》。《通知》显示,此次退出黑龙江省采购平台涉及167家药企,共有781个药品,包括小儿氨酚黄那敏颗粒、感冒康胶囊、心可舒胶囊、急支糖浆、头孢羟氨苄片等多种常用药。

  另外,7月28日,辽宁省药品集中采购网印发《部分药品挂网采购资格的通知》明确,施贵宝的复方曲安奈德乳膏、制霉菌素阴道泡腾片;卫材制药的甲钴胺注射液; 亨瑞达制药的酚酞片; 贵州拜特的丹参川芎嗪注射液等多款产品被取消挂网。今年1月18日,辽宁省曾公布6726个药品被取消挂网采购的通知。制药机械

  除了山西、黑龙江等地大规模取消挂网外,浙江、江苏、贵州、四川、甘肃、山东等地也都曾发布过取消药品中标挂网的相关通知。

  药品一旦废标或撤网,就意味着退出市场,失去份额,在一定时间内不可再次挂网,并且申请撤销挂网的企业有可能被纳入信誉不佳企业名单,以后参与集采的机会以及后续的推广将受到很大的影响。所以,对于企业来说,撤网的代价巨大。

  近年来,医药企业主动或者被动撤销挂网已经成为常见现象。而且全国多地药监局也都发布过药企停止生产、暂停或关闭经营活动的公告。

  药企产品撤网的一般理由包括“原料上涨、生产成本增加,无法保证供应”“注册证到期,未再注册”“该产品已停产,且全国无交易记录”等,但主要原因在于生产成本的攀升。

  比如在此次黑龙江撤网的781个药品中,有250个药品明确以“成本上升”作为申请退出的理由,而且中成药品种是撤网的主力。其次,因“停产”退出的药品有235个。

球网体育直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