主页 > 新闻中心 >

股份归属问题“尘埃落定”后鲁南制药仍面临重重困难|望岳财经

  近日,“律师策划海外信托侵吞资产”一案受到广泛关注。鲁南制药25.7%股份到底归谁所有?这关系着创始人女儿的利益,也深刻影响着鲁南制药的未来走向。

  4年前,鲁南制药已故创始人独生女赵龙将五方告上了法庭,案情还牵涉国内知名律所金杜律师事务所的合伙人王建平。2021年7月20日,东加勒比最高法院最终判定赵龙胜诉,赵龙对涉案股权拥有所有权。

  尽管如此,股份归属问题“尘埃落定”后,鲁南制药仍面临重重困难,制药机械主要与鲁南制药的经营理念与方向有关。据了解,鲁南制药位于山东临沂,始创于1968年,前身是郯南劳动大学校办工厂郯南制药厂。1994年,药厂改制为鲁南制药股份有限公司。2006年,鲁南制药又更名为现在的鲁南制药集团股份有限公司。

  当年,在赵志全的经营管理下,药厂逐渐壮大。在建厂初期,鲁南制药便拥有了中药、化药、生物制品的产品线,并一直以西药为主。其产品涉及呼吸系统药、消化系统药、泌尿系统药、神经系统及精神障碍、眼科用药、抗过敏药、抗感染药、降糖药物等15种系列药品。

  赵志全在去世前,将大权交给了现任董事长张贵民。2015年,鲁南制药党委书记、董事长张贵民上任后提出,大力发展中药产业,提倡通过服用中药调理身体来抑制和预防病源的发生,从而达到“未病先防”“既病防变”“愈后防复”的效果。为了发展中药,鲁南制药打造“治未病”新时代的健康模式,并推进首荟健康管理中心开业。

  那么,鲁南制药为什么急切地转型?原来,在国家要求仿制药“一致性”评价、“3+1带量采购”的冲击之下,一部分西药品种面临被淘汰的命运。特别是2018年,国家在医药领域正式开始实施一致性评价后,如果药品没有通过一致性评价,在4个直辖市加7个重点城市不准参加招标进入医院。面对医药行业调整以及严监管考验,鲁南制药不得不开始走转型之路,投入大量财力与精力搞中药。

  与此同时,在山东推进新旧动能转换当下,鲁南制药又因环保问题经历了转型的阵痛。对于已经产生经济效益的项目,但会产生较大污染的项目,鲁南制药选择关停,曾先后淘汰了年产1000吨硫氢酸红霉素项目、年产2000吨7-ADCA医药中间体项目、年产130吨4-AA医药中间体项目,放弃了这些年产值近30亿元产能项目。

  取而代之的是,系列生物工程药物产业化项目、系列抗肿瘤药物产业化项目、奥利司他产业化项目、现代中药产业化项目等创新项目。不过,一些新项目从投入到产出再到盈利,需要一个较长的周期,短期经济效益并不明显。可想而知,在盈利项目与尚未盈利项目一减一增中,鲁南制药转型所经历的阵痛。

  然而,鲁南制药还是因污染环境被通报了。2020年6月22日,兰山环保刊发污染环境的企业名单,并指出鲁南制药存在的问题为:药渣转出时未密闭,残液滴漏,气味刺鼻,正在进行露天焊接,乙醇贮存罐未设置废气收集设施,危废管理不当露天存放。在鲁网对此报道后,引发各界广泛关注。

  这让人想起鲁南制药董事长张贵民的豪言壮语,他曾表示:“我们工业企业决不能以杀伤环境为代价。”他曾在不同场合阐述着这样的发展观,却没有在行动中得到贯彻。

  此外,鲁南制药产品质量问题也受到诟病。鲁南制药贝特25车间内,面对媒体,车间主任介绍说:“药片上有小黑点的,有残片的,都能给剔除出来,从源头上确保了产品的质量。”他对媒体信誓旦旦地表示,通过高清相机拍照比对,再小的瑕疵也能发现并剔除。这1600多个质控点不仅能把不合格产品挡在下道工序之前,还负责信息的采集入库,让出厂产品质量全程可追溯,让老百姓可以放心的去服用。

  不过,现实中又是另一番光景。2020年9月,据浙江教科频道《小强热线》栏目报道,患者称服用鲁南制药生产的“发霉”阿莫西林后呕吐,该药片尚处于保质期内。对此,鲁南制药方面回应称,或是药物受潮导致变色,并非发霉。然而患者并不认可鲁南制药的说法。

  如此看来,股份归属问题“尘埃落定”后,鲁南制药仍面临转型、环保、质量等困难,而鲁南制药要想走上经营正轨、树立良好口碑,还需言行一致才行。

  1.鲁南制药:30亿的落后产能主动关停,实现新旧动能转换,齐鲁晚报网,2020.08.06.

球网体育直播